贸发会议:疫情对外国直接投资冲击恐超金融危机


物资短缺带来的救治压力,除了医学上的,还有情感上的。

“我已经两周没见过家人了,只能看看儿子的照片,或与家人视频通话。”贝加莫一所医院的医生在社交媒体上写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 资料图

格奥尔基耶娃表示,经济收缩的程度和恢复的速度将取决于疫情,以及各方能否出台有力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并对这些政策进行协调。

伦巴第大区的小城克雷莫纳一所医院的护士在采访时就带着哭腔表示,“死的人太多了,这是对我们的一种折磨,我们都开始怀疑自己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不知道怎么帮助病人了。现实就是,我们看着他们死亡,我们内心也死了。”

一名为急诊部门和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提供心理疏导的心理医生表示,“他们神精绷得太紧了,有人担心在工作中犯错葬送患者生命,有人害怕操作不当导致自己感染。”

连续十几个小时、超负荷的工作让医护人员几近崩溃。一名护士在采访中疾呼:“无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我们快要撑不下去了。”

发言人回答说,根据有关部门的通报,江西省南昌第一医院于3月25日当晚对这15名乘客进行了初步诊查,同时进行了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和胸部CT检查。3月26日上午,上述15名乘客核酸检测结果显示均为阴性,且胸部CT无病毒性肺炎表现,暂时排除新冠肺炎。

经过警方调查,得知这名护士原先并非在感染科工作,而是在意大利疫情加剧后,自愿调到感染科协助照顾重症病患,不料突然出现发烧等症状,于是在家隔离并接受检测。然而,在接受检测的2天后,这名护士疑似因等不到结果,选择了自溺。疫情拐点遥遥无期,而感染风险、救治压力和心理压力正吞噬医护人员心理防线,而医护人员对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失去信心,这远比病毒的蔓延更为可怕。

伦巴第大区的贝加莫市,是这次疫情“重灾区”,对于医疗设备、甚至是防护口罩和一次性手套都不能保证,当地的一名医生抱怨,“他们正在徒手对抗病毒。”